我在青年点当厨师
编辑:admin 青年(4)点当(1)厨师(1)
字号:A-A+
摘要:文 安如石 那天,青年点同学聚餐吃农家饭,一位女同学对我说:“还想吃你烀的大饼子。”这话立即勾起我在青年点当厨师的那段经历。 青年点伙食由大饼子当家。饼子烀得好坏,关

  文 安如石

  那天,青年点同学聚餐吃农家饭,一位女同学对我说:“还想吃你烀的大饼子。”这话立即勾起我在青年点当厨师的那段经历。

  青年点伙食由大饼子当家。饼子烀得好坏,关键在火候和时间,火候掌控不好,容易煳,时间不准,就夹生。我能烀好大饼子,是跟给青年点做过饭的社员学的。

  我们下乡的青年点在岫岩县,知青都来自大连第十二中学。点上人多,每顿要用30斤玉米面烀6个大饼子,个头很大。饼子烀在大铁锅里,起初只能在锅心里添少量水,不能淹着饼子。盖上锅盖,小火烧五六分钟后,饼子表面结成一层硬皮后,再添半锅水,让饼子下半部泡在水里,因有外皮保护,饼子不会泡汤。盖上盖,用小火慢烀约2个小时,当听到锅里发出滋滋声,说明水快烧干了,这时,赶紧熄灭灶里火,用锅下余温再焖上20分钟左右,出锅时焦黄的饼子嘎渣儿厚过拇指,金灿灿、暄乎乎的大饼子,甜丝丝的,很好吃。

  因农村生活艰苦,青年点的饭菜简单得不能再简单,一日三餐都是清一色的一饭一菜。饭不是玉米饼子就是玉米■子粥;菜不是白菜就是萝卜。夏季好些,时令蔬菜下来了,能吃上豆角、茄子、青椒、黄瓜、土豆什么的。

  当地农家爱喝玉米■子粥,是那种大粒■子。入乡随俗,青年点也常喝■子粥。熬粥简单,开水下锅,小火烧,慢火熬,约2个小时后,粥便好了,黄澄澄的,又稠又黏,吃到嘴里香喷喷的。因油水少,肚里总是空落落的,怎么喝也不觉得饱,我有时一顿能喝五大碗。搁现在,真不可思议。

  做菜也简单,上顿熬一锅白菜,下顿就炖一锅萝卜,冬季常常是一锅酸菜。菜里无肉,放油也少,吃起来,无滋无味。

  做大锅饭,我得心应手,可烹调佳肴就逊色多了。一次点里改善生活,有一道菜是红烧肉。我从未做过,毫无经验,由于火候没掌握好,结果闹出笑话,做出来又黑又硬,根本嚼不动。知青们戏谑:“你这哪里是红烧肉,叫红烧皮带还差不多。”好好的五花肉被我一不小心烧得一塌糊涂,因此惭愧了很长时间。

  因转点,我先后在两个青年点做了两年饭。不敢说做得多么好,但我尽了力,用心做好每一顿饭。烀饼子从未夹生过,也未煳焦过。■子熬得稀稠合适,黏糊糊的。萝卜丝切得细又长,堪比细细的土豆丝。炒出来的萝卜菜色泽翠绿,软硬适中,口感好,有嚼头。尽量让知青伙伴们吃得饱,吃得舒心。

  青年点平时见不着荤腥,偶尔做回好吃的,有的人肚饱眼不饱,敞开肚皮吃,就怕自己吃亏了。令人捧腹,成为茶余饭后闲谈的乐事时有发生。

  有个端午节,青年点包粽子,一斤黄米包3个粽子。有个男知青一口气吃了8个,又喝了一大钵子菜汤,这下毁了,嘴上过瘾,胃口难受,一肚子汤泡上黄米胀得受不了,坐也不是躺也不是,只好到屋外不停地溜达,直到后半夜才稍微好点。

  也有个别知青是吃货,总想占点便宜才舒坦。一次,忘了过什么节,晚上吃饺子,剩余的放在锅里。半夜时分,有个男知青也许是饿了,起身偷偷来到厨房,开门声惊动了隔壁房间的知青:“谁在厨房干什么?”那个知青怕被发现丢了面子,急忙端起饺子冲出门外,往西跑去。西边不远有个猪圈,圈前有堆垫圈的泥土。黑灯瞎火的,慌乱之中,哪看得清,嘭的一声,他撞上土堆,人倒碗碎饺子飞了。

  时光已流逝,往事犹可追。由城市到农村,从课堂走向田野,由学生成为农民,在广阔天地里,我们经受了磨炼与考验,也留下我们成长的足迹,是我们那代人独有的青春风采。

作者:shuai 来源:网络整理 发布于2019-05-19 16:18
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:
您可能喜欢的文章
热门阅读